秦念夏突然意识到,如果就这么明目张胆地说他俩是gay,真的很不礼貌。

于是,她一脸傻笑,装作若无其事,将手中的粉玫瑰送进去,摆放在了床头。

傅晏琛和炎商陆都没弄明白,她那个手势“7”是什么意思。

毕竟一个是活在枪林弹雨中的勇士,一个是活在王室的尊贵王子,哪懂这个网络手势。

傅晏琛直起身,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炎商陆的房间。

秦念夏见状,连忙向炎商陆行了个礼:“殿下,我先告退了。”

“夏夏……”炎商陆唤了声。

但是秦念夏似乎是没听到,很快就跑没了影。

“傅晏琛,你等一下!”秦念夏小跑着追上了傅晏琛的步伐。

长廊上,傅晏琛驻足,俊脸冷酷地回头看向跑过来的秦念夏。

“你别误会啊!”秦念夏跑到他跟前,抬起手来,一边比划,一边说道,“我和王子殿下只是主仆关系,你可以把我当成是王子殿下身边的贴身侍女。而且,我从小就就是王子和公主身边的小侍女。”

傅晏琛的脸色刚刚有了一丝好转,但听到她说自己是王子和公主身边的小侍女时,眉头微锁。

结果,秦念夏又接着一脸真挚地说:“你放心好了!我是不会跟你抢炎商陆!而且我也不会歧视你喜欢男人!”

其实,在秦念夏看来,傅晏琛喜欢炎商陆一点也不奇怪。

他们之间一定一起出生入死过,感情升华,也是在所难免。

更何况,炎国人无论男女,五官都是很精致漂亮的那种。

倘若给炎商陆换上女装的话,一定雌雄难辨!

“……”傅晏琛看着秦念夏,额冒青筋,脸色瞬间极其难看。

秦念夏见傅晏琛越来越不开心了,误以为自己揭了他的疮疤。

于是,她一脸抱歉,很诚恳地向他道歉:“傅晏琛,对不起啊!我不是想戳你的底,我只是想你别误会就好。”

“照你这么说来,你是支持我去追求炎商陆?”傅晏琛压抑着一肚子火气,不冷不热地问。

秦念夏赧然一笑:“你想追求的话,我也不能拦着,是不是?”

“那你有没有考虑过,炎商陆身为炎国的王子殿下,将来的一国之君,如果是‘断背’,会给他的国家造成什么影响?”傅晏琛冷冷地质问道。

秦念夏顿时哑口无言。

她还真没有这么长远的去考虑过这样的问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