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迪莱斯瞪着四周围在这里的魔族,这些魔族显然还是对阿迪莱斯有些惧怕的,此时他们纷纷退到了两边,为阿迪莱斯让出了一条道路。

阿迪莱斯双目紧锁在白里的身上,他从魔族分开的路中间走到了白里的面前停了下来。

此时他并不惧怕白里的偷袭,先不说阿迪莱斯本身的实力惊人,即便是白里真的偷袭成功,他也绝对不可能走出去,所以今日白里前来不是挑衅,也不是打架的,他是另有所图,这一点阿迪莱斯自然是可以看明白的。

“你在挑衅魔族!”阿迪莱斯开口就是一个大帽子扣在了白里头上。

“你说是就是呗,怎么?你打算留下我?”

对于白里如此嚣张的话,阿迪莱斯明显愣了一下,因为这跟他印象之中的人族不太一样,因为今日白里从出现开始,阿迪莱斯就看到了。

不过他并没有马上出来,而是在暗处默默的看着白里,想要知道白里是来做什么的。

白里肯定不是来挑衅的,毕竟白里只要没有疯,肯定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对吧。

而且白里来的时候开口就是要见他阿迪莱斯,所以自然也是有其他事情。

按照阿迪莱斯对人族的了解,当自己如此兴师问罪的给对方扣上一个大帽子的时候,对方第一反应肯定是惊慌失措的解释并不是如此之类的,如此一来他阿迪莱斯就能站在高处俯视对方了,至少在气势上自己赢了。

但是今天他遇到的是白里……你说我来挑衅?那行啊!你特么愿意揣着明白装糊涂,那我们就都装糊涂呗……

所以这会儿白里一句你说是就是呗,倒是让阿迪莱斯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如果换成是其他人,这会儿阿迪莱斯肯定怒火之下让魔族干掉这个狂傲的家伙。

但是说实话,白里狂是有狂的资本的,刚才白里的出手阿迪莱斯可是从头看到尾的,白里的强悍程度阿迪莱斯太清楚了,因为即便是他自己也不一定能够做到白里那样的轻松对待十几个魔族。

所以真要说留下白里,阿迪莱斯没有把握。

“你可以动手了!”白里说着已经将刚才收起来的天堂之弓重新拿了出来,看起来根本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你是白里吧!”阿迪莱斯没有出手,此时他的目光冰冷的望向白里。

“不错,我是白里!”

“你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阿迪莱斯没有选择跟白里动手,因为他没有把握击败白里。

阿迪莱斯不明白人族什么时候冒出来这样一个强者,之前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绝世天才不应该是默默无闻的啊。

“从我站在你们营地的门口那一刻,我已经说了……我要见阿迪莱斯,不过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称高贵的魔族却一个个连最基本的礼貌都没有,哪怕是我们人族之中的平民都知道,客人上门,无论如何都应该招待一番吧,可是在这里,所谓的高贵魔族除了像是低等种族一样开口谩骂之外,我没有看到你们的高贵在什么地方,请你告诉我,你们的高贵是因为你们的骂声比别的种族要更厉害吗?”

白里说话全程都是带着笑容的,可是白里这话出口,所有的魔族却笑不出来了,一时间有好几个魔族都忍不住从后面冲了上来,因为他们觉得白里亵渎了他们高贵的魔族。

可是对于这个冲上来的魔族,阿迪莱斯却用怒视让他们明白这里谁才是话事人。

一群愤怒的魔族终于都强忍住了愤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