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格和噶尔丹没想到,李定国同样没想到。

他本以为准噶尔的军队会毫不犹豫的杀出来捡便宜,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结果他们。

可没想到僧格和噶尔丹竟然忍住了或者怂了。

这就不好办了。

总不能李定国直接大开杀戒吧,这样师出无名啊。

所以他只能先率部入城静观其变。

就目前来看,僧格确实没有动邪念。

李定国入城后,僧格本想把宫殿让出来,可李定国坚决拒绝。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

僧格便把王都里最大的一处空闲宅子命人腾了出来交到了李定国手上。

李定国怎么用随他的便。

李定国第一时间便把刘兴明等人接过来,并亲自询问刘兴明。

“兴明啊,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李定国这话说的可是真心实意,毕竟刘兴明是冒着极大的风险来到准噶尔的。那时候他身边可没有这十万大军。

刘兴明得承受着多大压力才能坚持下来的啊。

至于刘兴明写檄文讨伐叶尔羌这件事,更是在李定国的预料之外。

尧勒瓦斯甚至直接逼准噶尔方面交出刘兴明,还好僧格没有服软,不然刘兴明落到叶尔羌人手里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晋王殿下这是说的哪里话,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刘兴明拍着胸脯道:“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只不过其中出了一点波折,所以害的晋王殿下犯险,还望晋王殿下见谅。”

“你这小子真是会说话,嘴巴跟抹了蜜一样。”

李定国拍了拍他的肩膀赞许的说道。

“晋王殿下可想好下一步怎么做?叶尔羌败退,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来,准噶尔肯定也会收敛。”

刘兴明心事重重的说道:“我们得多留一个心眼。有道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准噶尔现在态度不错不代表他们真的是这么想的。”

“不错,这点本王当然知道。你放心好了,本王心中有分寸。”

稍顿了顿,李定国接道:“你也辛苦了,去见见你爹吧。”

刘兴明眼眶一红,抱拳道:“末将告退。”

刘兴明离开后直奔父亲住处,见到刘体纯之后立即跪了下来:“儿子不孝,让父亲大人担心了。”

“起来吧。”

刘体纯叹息一声,把刘兴明扶了起来。

“这些日子你辛苦了。爹这里虽然揪着心,但还是以你为自豪的。”

刘体纯沉声道:“你不必有多余的想法,尽管按照你的心意来吧。以前是爹想要一直管着你,但现在爹想明白了。儿女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不应该事事都拘着管着。总归该由你们自己去闯出一番天地。”

稍顿了顿,刘体纯接道:“儿啊,你要争取出息啊,莫要让为父失望。”

这下轮到刘兴明发愣了。

良久之后刘兴明嚎啕大哭。

“父亲,儿子以前错怪您了。”

刘体纯拍了拍刘兴明的肩膀道:“没事,以前父亲也有错,这之后为父不会过多干涉你了。”

一时间却是一副父慈子孝的和谐画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