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

如此一来,向晚就被刘涵给说服了,然后在刘涵的帮助之下,顺利带着自己的贴身丫鬟离开了向家。

对于向晚来说,身边的人,也唯有身边的这个丫鬟能信得过,而其他的人,都是父亲母亲安排在她身边的了。

所以她也就不在意那些人的死活了。

其实她也知道,自己走后,那些人肯定没有好下场,那些人素日里都是监视她的,她肯定就无所谓了。

不得不说,这几日,向晚跟着刘涵,过的真的很开心。

大约这辈子,她都没过过这样轻松自在的日子。

一路上边走边玩,她想做什么,刘涵从来不会限制她,还会在她身边保护她,陪着她。

这是她从来都不曾有过的感觉。

从她出生直到她过去的那些日子,向晚都过的太压抑了。

所受到的限制也太多了。

也是因为这些,向晚才坚定了,一定要和刘涵在一起的决心,她觉得自己没做错。

自己赔上名声,堵上清白,所信任的这个男人,是没有选错的。

而谢景灏那边虽然没有在向家和寒王府查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可是谢景灏派出去的暗哨,却是发现了刘涵一行人的踪迹。

实在是不能怪人家,主要是刘涵和向晚根本就不是私奔,而是出行游玩了。

这种状态,太光明正大了,根本丝毫没有躲闪啊。

而且脚程也这么慢,不被发现才是奇怪了。

谢景灏一听,这都四天了,合着二人这才刚刚离开京郊啊,并且沿途一直在游玩,每到一处,先去当地比较出名的名胜古迹玩一下。

这哪里是私奔啊,完全就是出门游玩了。

谢景灏真是没明白这寒王的点在哪里?

难道寒王觉得自己做的这件事还是比较光彩的吗?

这可真是让人无语了。

这次谢景灏也没有犹豫,直接带人就追上去了。

这只要快马加鞭,应该第二日就能见到刘涵了向晚了。

谢景灏肯定是不能耽搁了,赶紧把二人带回来,他的任务也就可以完成了。

至于后续如何处理,这也需要邕晟帝去伤脑筋了。

当刘涵见到谢景灏的时候,还是有些惊讶的,但是却丝毫没有担心,谢景灏是真的不明白刘涵心里是如何想的。

这与人私奔这样的事情,在刘涵心里当真没有任何的波澜吗?

“寒王殿下,请跟随在下回京吧。”谢景灏也懒得跟刘涵废话了,直接把人给带回去就是了。

向晚的脸色却十分难看,毕竟是女子,总归是脸皮薄的。

而今到了这地步,她也实在是抹不开脸面的。

其实跟着刘涵出来的时候,她也应该有心里准备的,如果被人抓回去,她真的是名声尽毁,所有的一切都毁了。

刘涵感受到向晚心里的不舒服,自然是把向晚给护着到了身后。

“本王暂时不想回京。”刘涵说的理所当然。

谢景灏已经不想吐槽刘涵什么了。

“寒王殿下,这是陛下的旨意,陛下请寒王殿下和向三小姐一起回京。”谢景灏不卑不亢的说道。

“那若是本王不回呢?”刘涵有些恼怒。

“那在下就得罪了。”谢景灏二话不说,直接吩咐人上前去抓住寒王和向晚。

寒王大怒:“谢景灏,你什么意思?你敢对本王不敬吗?”

谢景灏觉得寒王的脑子八成是进水了,他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是奉了陛下的旨意来的,这寒王还在这里费什么话啊?

“殿下,微臣也是奉了陛下的旨意而来,得罪殿下了,微臣的人都是粗人,若是弄疼了殿下,请殿下包含。”谢景灏淡淡的说道。

刘涵这都快要气疯了,他是真的没想到谢景灏竟然这般的不给他面子。

他好歹也是堂堂一品亲王啊,这才谢景灏眼里,却连个屁都不是吗?

他带的人不多,而且即便是寒王的护卫,也都不是谢景灏带领的羽林卫的对手啊。

出了束手就擒,也没有别的法子了。

可刘涵不愿意妥协啊,直接拿了自己的匕首抵在了自己脖子上。

“谢景灏,你如果在敢过来,本王就死在你面前。”刘涵狠狠的说道。

可见是真的气急了,否则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谢景灏看着刘涵这发疯的样子,深深的觉得,过去只看着刘涵也是个聪明人,可见这种想法是真的错了。

这但凡长点脑子的人,会用自己的死来威胁别人吗?

这若是他真的想让刘涵死,都不用出手了。

这堂堂一个亲王爷,干出这样的事情来,真的是·······

就这脑子,赶紧回炉再造吧。

“殿下,微臣再三申述了,是陛下的旨意,殿下这是要抗旨不尊吗?”谢景灏很平静的问道。

向晚也吓坏了,她满脸担忧的看向刘涵:“殿下,您别这样,您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办啊?我只能随着殿下而去了。”向晚满脸伤心的说道。

不过向晚这话也不是说着玩的,如果刘涵死了,她就也只有死路一条了。

“谢景灏,带上你的人滚蛋,本王说了暂时不回去,等本王想回去了,自然会去给父皇请罪的,这是本王和父皇之间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教本王怎么做!”刘涵十分激动的说道。

看刘涵的样子,大约也不是闹着玩的,好像真是要鱼死网破的样子。

谢景灏都懒得看刘涵了。

就在刘涵一个愣怔的工夫,谢景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直接过去,一记手刀就劈在了刘涵后脖颈上,刘涵还没反应过来呢,人就昏了过去。

这一幕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也吓坏了向晚。

向晚顿时尖叫出声,而就在此刻,刘涵已经昏倒了。

“好了,向三小姐,别叫了,寒王殿下只是昏倒了,没有大碍。”谢景灏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谢景灏的声音很冷,看着他犹如万年冰山的模样,向晚心里是害怕的。

向晚所能依靠的人就是刘涵,而刘涵此刻却昏迷不醒了,她自然不敢作声了。

谢景灏扛着刘涵,直接扔到了马车上,动作也十分的粗鲁,刘涵现在昏迷不醒,倒是也感受不到什么的。

向晚倒是识趣儿,自己乖乖的上了马车,什么也没说,一句废话都没有了。

谢景灏把刘涵身上的一切利器都给收走了,然后也不管刘涵了。

马车绝尘而去,向着盛京的方向驶去。

而向晚的心中却有些慌乱。

这几日,无疑是她长到这么大,过的最开心的几天了。

只是没想到这幸福竟然这么短暂,现在就要结束了。

回京之后,只怕要面对的事情,也是血雨腥风的吧。

向晚想想,真的是十分担心啊,一方面担心刘涵,另一方面也担心她自己啊。

不知道陛下会如何处置她和刘涵呢。

可不管怎么样,相信刘涵和她都会共同进退的吧。

刘涵足足过了两个时辰才醒过来的。

可见这谢景灏下手也是真的够狠的了。

刘涵觉得自己的后脖颈处,疼的要命。

而他醒过来之后,却发现自己在马车上,向晚就在自己身边。

“晚晚,发生何事了?”刘涵赶忙问道。

“你被谢景灏给打晕了,然后咱们就被抓上马车了。”向晚简短一句说道。

这两个时辰,向晚已经慢慢的接受了现实了。

已经是要回京了,也就只能面对了。

大不了就是一死吧。

否则还能如何呢?总不能把她千刀万剐了吧。

反正陛下若是不愿意原谅他们,就赐死他们呗。

“这个该死的谢景灏。”刘涵狠狠的骂道。

他上前握住了向晚的手:“晚晚,你别担心,本王会保护你的,不管发生何事,本王都会护着你的。”

“我知道,我知道殿下的心意。”向晚重重点头:“正因为我知道殿下的心意,所以我愿意同殿下一起,我既然答应和殿下一同离开盛京城,就是已经选择抛弃一切,自从我跟着殿下离开盛京城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是殿下的人了,此生我唯一能依靠的也只有殿下了,若是此番回京,殿下不要的我的话,我就只有死路一条。”向晚说着,眼圈儿也红了。

向晚本就是一等一的美人,这美人如此落泪,可真是让刘涵心疼死了。

刘涵顺势把向晚拥入怀中,一字一句的承诺道:“只要本王活着,只要本王有一口气在,都不会放弃晚晚你的,你就是本王的命啊。”

这话说的,让向晚稍稍安心了一些。

虽然他们做的这件事是有些荒唐不假,可只要寒王一心护着她,她应该是会安然无虞的吧。

向家她是不会报任何希望的,她把所有的筹码,所有的一切,都压在寒王身上了。

刘涵安慰了向晚一番,也知道回京之事已然是不可更改了。

他心里真的是恨毒了谢景灏了。

“晚晚,放心吧,本王一定会保护好你的。”刘涵再次承诺道。

向晚重重点头:“我相信殿下。”

刘涵见向晚的情绪好了些,于是就开始在折腾了。

非要停车,说他要方便一下。

这人有三急,谢景灏肯定要依着刘涵的。

不过现在在荒郊野岭,也就只能去树林里方便一下了。

可刘涵不乐意,说这样的地方,他不习惯。

非得要让人用布条围起来才行。

谢景灏觉得刘涵这就是故意找事儿。

这肯定是还是记恨着自己刚才打他的事情。

谢景灏只好让人去了,幸好马车上有废弃的宽布条,否则去哪里给他布条围着。

刘涵就外头折腾,差不多折腾了得半个多时辰,才算是重新回到了马车上。

这刚开始走了没多一会儿。

刘涵又嚷着饿了,要吃东西。

合着这不是拉就是吃,真是没别的事儿了。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自然是没什么好东西吃了。

唯有吃一些自己带的干粮什么的吧。

因为之前刘涵和向晚也是走一路玩一路的,饿了自然就去当地最好的酒楼吃东西了。

因为谢景灏着急赶回盛京,所以走得不是官道,这路上就比较荒凉了。

大约还得有半个时辰才能到一个小镇上呢。

谢景灏倒是带了干粮,刘涵一看这干粮,顿时就恼了。

这如何下咽啊。

自然是直接给丢了出来。

这就能看的出来,谢景灏也是世家子弟,王府公子,从小也是娇生惯养的,可这些年的磨炼,他早就什么苦都能吃了。

这真正饿过肚子的人,才能知道什么饥饿,像寒王这般,自然是不能理解的。

“殿下,还有半个时辰的路程就能到一个小镇了,到时候就可以去买些新鲜的食物了,殿下可否等一等?”谢景灏问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