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7章家庭地位拿捏得死死的

“在你妈允许的情况下,你们只能偶尔玩一玩。”末了,厉夜廷又补了一刀。

岁岁其实很喜欢小动物,路上碰见猫猫狗狗的都会忍不住摸一摸,但是厉夜廷偏偏不让他养,也不知道为什么。

厉夜廷的这句话无疑是晴天霹雳,让他一瞬间有些石化。

乔唯一见岁岁懵住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来:“你爸胡说的。”

“谁说的?”厉夜廷随即反问。

岁岁刚要露出开心的表情,听厉夜廷这么说,一张小脸又垮了下来。

“孩子下手没轻重,一不小心就把它捏死了,你到时候又得哭。”厉夜廷朝乔唯一看了眼,淡淡道。

“???”乔唯一满脑门子写的都是问号。

她又不是十岁小孩儿了,而且当年那个仓鼠她养了有一年多,产生感情了,更何况那时候她还有病呢,眼泪是控制不住的。

“你敢让你妈掉一滴眼泪,我让你还一百滴。”厉夜廷又垂眸望向岁岁,语气里带着几分威胁的味道。

岁岁浑身打了个哆嗦,立刻乖乖把笼子塞到了乔唯一怀里,头也不回地拉着安宁去卫生间洗手,准备吃饭了。

那他还是不玩儿了,免得惹祸上身。

厉夜廷打过他两回,下手那叫一个残忍,他哭得嗷嗷鬼叫厉夜廷也没放过他。

果然父母是真爱,孩子是意外。这句话一点儿不假。

乔唯一将笼子放到了一旁柜子上,朝厉夜廷瞥了眼:“他才多大,你这么吓唬他。”

“不小了,快三岁半了,又不是三岁小孩。自立的孩子早当家。”厉夜廷淡淡回道。

“......”乔唯一愈发无语,去厨房洗了手回来,坐在了厉夜廷对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