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部总部的动静太大,自然瞒不过其他人的探听。

一时间,各种流言在帝都的上层圈子里传播。

许多人知道战部总部出了事情,有大人物被抓,但是他们又没有确切的消息。

各种各样的流言,弄得一众高层人心惶惶。

相比之下,消息来源更少的普通人却没有这样的疑虑。

他们只知道今晚上帝都中发生了大事,具体是什么大事,则与他们无关。

该通宵的通宵,该睡觉的睡觉,反正明天早上起来,又会风平浪静。

太阳一出,又是新的一天。

帝都中的高层们彻夜难眠,其他国家高层也夜不能寐。

华国作为东方强国,一举一动他们都要关注。

更何况,这些事情还发生在一国之都。

各国高层得知帝都发生变故的消息后,纷纷命令隐藏在帝都的情报人员行动起来,千方百计探听这一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毕竟,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于是,一直蹲守在暗中的暗卫出动,循着一条条蛛丝马迹,在暗中进行清扫行动。

夜幕之下,姜家和战部总部的情况渐渐稳定,杨重山全力调动帝都战部的人员收尾。

暗中,看不见硝烟的斗争却还在继续。

天宫。

一栋古香古色,却又气势磅礴的大殿外,一位位禁卫面色严肃,静静守卫在大殿外。

黑暗之中,一位位气势强悍的武道高手警惕地看着四周。

大殿之中,状态狼狈的秦无双跪在大殿正中央,面无表情。

在他的正前方,帝尊坐在一张古韵厚重的长桌后,默不作声。

杨朝宗提着古旧长刀,静静站在一旁。

良久,秦无双开口了。

“基地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

闻言,帝尊淡淡点头:

“帝都之中,我不知道的事情不多。”

听到这话,秦无双的身体一下子僵住了。

他猛然抬头看着帝尊,面色变得十分复杂。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帝尊,目光闪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他艰难开口,以一种质问的语气喝问道:

“那你为什么不阻止我?”

秦无双想不通,脑子里很乱。

帝尊平静的道:

“你不是一直想证明自己的能力吗?”

“我一直在看着你证明自己。”

此话一出,秦无双身体僵直,如遭雷击。

一瞬间,他的脑子里一片混沌。

他这才明白,父亲对自己的考验,并不是那些看似复杂的政务。

秦无双张张嘴,觉得嘴里无比苦涩。

或许,在自己示意姜家和吴越建造基地之时,父亲对自己的考验就已经开始了。

自己的所作所为,自己一切自认为隐秘的布局,全在他的注视之下。

一股颓败感,渐渐涌上秦无双的心头。

他原本挺直的腰身,此时也慢慢弯曲下去。

看着秦无双缓缓弯曲的腰身,帝尊眼中闪过一股失望之色。

此时此刻,何尝不是一种考验?

自认为到了绝境,便失去了往日的血勇与霸气了吗?

帝尊心中微叹,缓缓道:

“帝位,谁都想要。”

“我可以给,但你不能抢。”

“即便是抢,也要思虑周全。”

“你的表现,令人失望。”

“你从你三爷爷那里,就学到这么点低劣手段么?”

“你们觉得,灭了另一脉的子嗣,便能将帝位永远留在我们这一脉?”

“连与人竞争的勇气都没有,不配坐上帝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