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听到战神学府的钟鸣之声时,君逍遥也是准备上路了。

毕竟现在,他暂时没有加入任何帝族。

想要打探各种消息,只能前往战神学府。

更别说战神学府还有各种资源。

以他混沌体的资质,估计战神学府的那些老家伙,会把各种资源往他身上塞。

战神学府的所在地,并不在天墓大州。

在异域十大州中,天墓大州也不算是核心大州,还算是比较偏远的地方。

战神学府位于十大州中的冥河大州。

此大州中,有一条冥河,贯穿了整个异域十大州。

最后流向了十大州深处的不可言说之地。

十大州之间,也有各种天堑,或是凶险绝地,或是万古禁地,形成天然的壁障。

不过不同的州之间,倒是有跨州传送阵,所以倒也不是太麻烦。

不过半个月的时间而已。

君逍遥就和纯纯以及妃晴雪来到了冥河大州。

负责跨州传送阵的种族势力,在看到是君逍遥后,甚至连费用都不敢收。

毕竟混沌体的威名,已经在天墓大州传开了,其他州的生灵也有所耳闻。

不过君逍遥,还是让妃晴雪把费用付了。

“这条冥河,倒是一望无际。”

宽广无边的冥河,横跨千丈。

其中汹涌着黑色的河水,带着一股至阴的气息,还有一股浓厚的黑暗气息。

河水中,熔有许多黑暗物质。

君逍遥降落在冥河前,直接是伸手要掬起一捧冥河水。

“先生……”

妃晴雪和纯纯俏脸都是微微一变。

冥河之水,可不简单,乃是流向不可言之地的河水。

轻易就可冻裂身躯,毁灭元神。

哪怕是异域生灵,都不敢随意靠近,跟别说触碰了。

然而,君逍遥却是轻易捧起了冥河水。

一股深入人心的寒意在涌动。

结果君逍遥内宇宙中,太阴圣力一转,将这股阴寒之力化解。

但同时,还有另一股黑暗物质在侵蚀。

内宇宙中,上苍黑血直接是将其吸收,不留痕迹。

“冥河……”君逍遥喃喃自语。

在异域待着的这段时间里,他也是了解到了一些情况。

比如异域除了十大州外。

还有一处最为神秘的禁地,那就是不可言之地。

不可言之地,位于异域十大州最深处。

那处地方,甚至连异域生灵,都不敢随意靠近。

其中的黑暗物质,太浓郁了。

还有着种种诡异。

仙域有所谓的七大不可思议禁忌传说。

如果异域也有的话,那么不可言之地,绝对可纳入其中,而且还是最神秘诡异的不可思议之一。

“看来异域黑暗物质的起源,和不可言之地有一定关系。”

“这些黑暗物质,造就了异域生灵的强大,但也并非良药,若彻底堕入其中,理智都会被完全吞噬。”君逍遥心想着。

冥河,某种程度上说,算是异域的母亲河。

造就了异域的强大,但也同样有副作用。

“父亲会不会也对不可言之地感兴趣?”君逍遥忽然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君无悔。

他三清分身之一,在与赤枭王一战后消失了。

谁也不知道其下落。

君逍遥设身处地想,如果自己是君无悔,异域能吸引他的地方在哪里?

应该也只有不可言之地了。

不过君逍遥还有疑惑,君无悔为什么早不进晚不进,偏偏在这个时间点,消失在异域?

莫非自己的父亲,察觉到了不可言之地,之后可能会有大变动?

君逍遥心里很疑惑,现在线索还太少,暂时还梳理不出完整的脉络。

不过他心里已经有了想法,如果有可能,他要去不可言之地。

当然,这还要看后续计划。

毕竟哪怕是异域生灵,都不可能随便去往不可言之地。

需要一定的“资格”才能靠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