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赶到南山脚下,果然,纪律严明的三千虎贲军,已经按照他的要求,除掉兵器铠甲,在山下列队等候了。

统领宇文雄也在其列。

梁休直接勒马掉头,对宇文雄道:“宇文统领,叫所有人徒步跟上,随孤去南山大营!今日起,你们三千人,都要接受孤替你们准备的……魔鬼训练!”

宇文雄脸色不怎么好看。

虎贲军只要出大营,就从来没有不着玄铠的时候,玄铠是他们的标志,是他们的骄傲,是他们虎贲的荣耀。

可太子偏偏要他们三千人就只穿着内衬在这南山下等了足足一刻钟!

好在南山这地方本就没多少人经过,就是有,也都是从南城到南山的流民。

不过……宇文雄今天一早,去皇宫进见过皇帝了,跟炎帝告状,把太子昨日对虎贲军的所作所为全都说了一遍,请炎帝处置。

他本以为,炎帝怎么也会把太子叫过去,对质一番,然后再做处理。

没想到,炎帝直接挥挥手说:“朕既然把虎符给了太子,那便是心中有数。太子对你们的安排,也定然有他的意图。宇文统领,无论太子要求你们做什么,你们只管听就是了,这……是朕的意思。”

宇文雄当是听得一个激灵,心中万分后悔,觉得自己就不该跑皇宫一趟。

仔细一想,圣旨都下了,难道炎帝会不知道太子要做什么吗?他来这里向皇帝禀报太子的所作所为,完全就是多此一举,自取其辱……

好在炎帝并没有多说什么,宇文雄立刻告退离开,匆匆回营,把名单上的三千人全都点名列出来,按照太子的要求,除去铠甲武器,亲自带着来到了南山。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昨天太子要他们跑,今天,居然还是跑!还是追着马跑!

人能跟马比速度?

可宇文雄敢怒不敢言,只能服从命令,带着身后的三千虎贲精锐,一路追着梁休的马屁股进了南山大营。

钱宝宝安排的马车已经先一步到了。

陈修然得知马车上的东西,是梁休让准备的练兵物资,立刻安排人卸了下来。

梁休到地方的时候,刚好卸完。

陈修然看见梁休,立刻到他跟前:“野战旅一团团长,陈修然,参见总司令!”

“嗯,东西都卸下来了?”

“报告总司令,全都卸下来了!”

陈修然敬了个军礼,然后看着梁休身上也套着一副跟孝服似的“练兵道具”,犹豫着问:“不过……总司令,这究竟是什么东西,来人说是练兵用的,就几片布拼在一起……怎么练兵?”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梁休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把身上这一副摘了下来,对陈修然道:“大营门口有虎贲军的三千骑兵,以及骑兵统领宇文雄大人,你去把他们接进来。”

“虎、虎贲?”

陈修然瞪大了眼睛。

身为陈国公家的公子,这虎贲军的威名,他早已如雷贯耳。

而且京都动乱那天,他率领野战旅一团拼尽全力才挡住的霍云涛大军,在虎贲出现之后,不占而降。

这支队伍,可是大炎的传奇!

三千虎贲来野战旅大营?干什么来了?太子是要他们学习虎贲军的训练方法么?还是要过来跟野战旅打一场,检验一下野战旅这些日子的训练成果?

陈修然脑子里一瞬间闪过无数种想法。

“愣着干什么?快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