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一收,南颂心里说不出的惶惑。

脸上一片怔然。

“怎么了?”洛君珩偏头问。

南颂看着大哥,暗暗捏了捏手机,道:“喻阿姨说,喻晋文留了遗嘱,提到了我。”

“什么?遗嘱?!”

白鹿予率先惊讶,“难道他对自己的死早有预料?”

洛君珩一双湛蓝色的眼眸沉静如海,一锤定音,“去看看。”

南颂心里,凉丝丝的。

她不知道这遗嘱是怎么回事,他还在遗嘱中提到了她?

喻晋文啊喻晋文,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南颂沉沉地闭上眼睛。

车子掉了个头,往喻家老宅的方向驶去。

喻嘉航和喻泽宇在门口等着,见车来了,忙迎了上去,冲南颂唤了声“南姐姐”。

又向洛君珩和白鹿予礼貌地点了点头。

南颂道:“这是我两个哥哥。”

喻嘉航点点头,“两位哥哥好,快请进。”

喻泽宇急急道:“南姐姐,快进去吧,爷爷奶奶他们都在等你。”

南颂步履沉重地往里走。

上一次来喻家老宅,还是她和喻晋文离婚后,身份曝光,回来摊牌的那一次。

本以为那会是她最后一次来这里,没想到……世事无常啊。

喻嘉航和喻泽宇两兄弟引着他们一路进去,到了主院,是喻老爷子和喻老太太所住的院子,南颂并不陌生。

偌大的茶室,亦是会客厅。

南颂进去的时候,发现喻家的人都到齐了,满满当当一屋子的人。

“小颂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