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电话就传来嘟嘟的断线声。

“南颂!”

权夜骞冷着一张脸,拿妹妹没办法,扭头问喻晋文,“什么是女孩子家去的地方?”

喻晋文:“你问我?”

“……”

权夜骞被噎了下,又喝了一声,“北城你不是熟吗?你想啊!”

与其想,不如直接问。

喻晋文的电话被南颂拉黑了,打不进去,但好歹还有骆优的。

他拨了个电话给骆优,响了几声,直接被挂断了。

喻晋文眉头微皱,发了条短信过去:【不接电话,我就通知你家人把你带回京城。】

赤!果!果!的威胁!

很快,骆优的电话就打了回来。

“老鱼干,你要是敢出卖我,我就跟你绝交!”

喻晋文直截了当地问:“你们要去哪儿?”

骆优懒洋洋道:“不是说了么,去女孩子玩的地方。我说你们烦不烦,一天天闲的没事干是不是?没事干去大街上做义工去,跟着我们干什么?再跟上来翻脸了啊,后果自负!”

撂下话,骆优就收了线。

喻晋文看着被挂断的电话,脸上的情绪没有太大波动,但还是又蹙了蹙眉。

权夜骞烦的一比。

“到底什么是女孩子去的地方?她们还能去哪玩?不会去找什么小鲜肉吧?”

小鲜肉?

喻晋文眉心跳了跳,薄唇紧紧抿成一线。

总算是将喻晋文和权夜骞甩开,南颂和骆优顿时觉得自由了许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