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晚上的兵荒马乱。

真是多事之秋。

*

秦董事长和秦夫人在手术室门口,两脸焦躁。

听着手术室里不断传来秦江源接骨的惨呼声,秦夫人只觉得心口绞痛,捂着嘴呜呜咽咽地哭,一口一个“我的儿”……

秦文军听得心烦意乱,背着手来来回~回地走着,不耐烦道,“行了,儿子还没死呢,你哭的什么丧!”

“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能不心疼吗?”

秦夫人抽噎着,越想越咽不下这口气,“你说那个南颂,她多么歹毒啊,把阿源打成这样,手都废掉了,我们不报警抓她还等什么?”

“你以为我不想吗?你也不看看你儿子把人妹妹打成什么样?”

秦文军面罩寒霜,从鼻中闷出一口浊气,“我就知道这畜~生不干人事,他说他要去找南雅复合,我心道好事啊,如果他俩真能复合,那咱们家和南家还是亲家,看在南雅的面子上,南颂怎么着也不会太为难我们,兴许能放咱们一马。结果呢,他竟然动手打南雅,还把她肚子里的孩子搞没了……”

说到这,秦文军就恨不得把儿子从手术室里揪出来,“别说南颂,我都想打他一顿!”

“你到底是谁的爹,有你这么胳膊肘朝外拐的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