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文军嘲讽地一笑,“不光你,我这个堂堂秦氏集团的董事长,不也落单了吗?南颂是摆明了,没把我们放在眼里。”

“我就说这个小贱~人太过猖狂了,她不会还以为现在的南城姓南吧,早就改姓秦了好吗?”

秦夫人满脸的不屑,外加嚣张得意。

秦文军看着,更头疼了,他的亲亲夫人还沉浸在自己“首富夫人”的美梦中,殊不知南城首富的位置,早就换人了。

别说首富,他们现在已经成了首负,负债累累的负。

秦江源的手断的厉害,手术进行了四个多小时才勉强接上,从手术室被推出来。

到底是自己的儿子,说不关心是假的。

秦夫人第一时间迎了上去,抱着儿子一通哭,秦文军熬了一宿,一把老骨头有些撑不住,扶着墙站起来,刚要过去看看儿子。

公司副总匆匆忙忙跑了过来,脸上全是汗,“董事长,不好了……出事了!”

他踉踉跄跄地跑来,差点绊倒,秦文军将他扶住,板着脸道:“出什么事了?快说!”

“楼体塌方,工程倒了,砸了不少工人。”

秦文军心下一沉,“怎么会弄成这样?走,快去看看……伤亡情况如何?”

“……死了两个。”

秦文军脚步一顿,知道一旦死了人,事情就不妙了,他沉着脸道:“赶快联系家属,先把事情压下,私下协商!”

“来不及了。”

副总道:“塌的太厉害,工人引发了暴动,惊动了周边的居民楼,现在媒体纷纷赶了过去,医院外面也来了不少记者。”

秦文军一听,赶紧往外跑,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厉害。

没跑几步,手机响了起来,公司另一个副总打过来的

一接电话,对方就道:“不好了董事长,财务总监老董连夜跑路了,市场部集体打了辞职报告,还以拖欠工资违反劳动法把公司给告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