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这个问题一抛出,相信无论对哪个哥哥来说,都是始料未及的事情。

但大哥终究是大哥。

洛君珩沉吟片刻,问她,“谁跟你说的?”

“乔冷。”

南颂并不隐瞒大哥。

洛君珩又问,“他原话是怎么说的?”

“我录了音,我发给你听。”

南颂抹了把眼泪,将录音调出来,给洛君珩发了过去,自己也跟着听了一遍。

估摸着大哥听完了,她迫不及待地问,“是不是?我没理解错吧?他说的就是我爸爸妈妈没死,对不对?”

现在的南颂,情绪异常激动,她急需一个人告诉她,她的爸爸妈妈没有死。

南宁松和洛茵,他们还活着!

“颂,冷静一点。”

洛君珩的声音低沉清冽,透着夏日的沁凉,“他的原话是——‘活不活着我不知道,反正我没杀他们’。”

他停了一停,用纯正的伦敦音道:“他在哄~诱你。”

一颗心,从天堂,重重落地。

南颂有种,好不容易见到了黎明的曙光,却又再一次堕入了黑暗的绝望感。

顷刻间,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

可是,她仍不死心。

“如果呢?万一呢?”

南颂脸上一片冰凉,“如果三年前车厢里被烧干的那两具尸体不是他们的,万一他们还活在人世……大哥,你给我点希望吧!”

她闭上眼睛,眼泪止不住地滑落下来,浑身的无力感,让她几乎握不住手机。

手机眼看着要从掌心滑落,洛君珩的声音再次传来。

他说,“我立马派人去查。”

“查!要查!”

南颂的力气终于回来,“哪怕有一丝希望,我们也不能放弃,对不对?!”

她情绪依旧激动。

“对。”

洛君珩的声音说不出的轻柔,而后问她,“乔冷给你打的电话,你现在在哪?”

南颂乖乖回答,“在回玫瑰园的路上。”

“还有多久能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