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颂“嗯”了一声,刚要松开担架,手却被握住了,喻晋文不知何时醒了过来,紧紧抓着她的手,眼睛也一直看着她,那无措的模样,看着是那么叫人心疼。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三年前她给他做手术的那一幕,那个时候的喻晋文,伤的比现在要重上百倍千倍。

可她看着受伤的他,心是一样的疼。

喻晋文被送进了手术室做检查,手被放开的一瞬间,南颂的心也跟着漏停了一拍。

她待待地站了片刻,傅彧得知消息,匆匆赶了过来,气喘吁吁,“老喻怎么样了?”

“进去了。”南颂指了指手术室。

傅彧剑眉拧成一团,“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被人袭击?查出是谁干的了吗?”

南颂没理会他的三连问,何照接过话来,说警方刚才来过了,也去现场取证过了,说会回去调查,还问他们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我说我们来南城没多久,人生地不熟的,也没得罪过什么人啊。”

何照默默朝南颂看过去,小声嘟囔一句,“唯一得罪过的,恐怕也只有南总了。”

南颂朝他飞斜过一个眼神,“你的意思是,是我找人打的他?”

何照连连摆手,“没,我没这个意思。”

话音刚落,傅彧抬手就敲了一下他的脑壳,“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南颂做事一向光明正大,就算看老喻不爽,也会明着揍他,怎么可能会背地里使阴招呢。”

这种事情,一看就是道上的人做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