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音被南颂拎到角落处教训,揉了揉被揪疼的耳朵,低着头不敢吭声。

她知道自己今天闹得有点过头了,难怪姑姑会生气,所以也摆出一副老老实实的态度,生怕再把南颂的火给拱起来。

等南颂骂完了,苏音才慢吞吞地抬起头,眼巴巴地看着她,嗫嚅道:“姑姑,我不敢了,我乖乖的,你别生气了。”

南颂可不吃她这一套,板着脸道:“你别给我说这些冠冕堂皇的套话,我问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苏音瞥一眼站在窗边叼着烟观望动静的傅彧,凑近南颂,轻声道:“我想追这漂亮哥哥,但他很明显嫌我小,我就想让他试试,我不小。”

说着,挺了挺自己身前的浑圆。

“……”

南颂忍不住想扶额,现在不光睿哥想拍她这个女儿,连她这个当姑姑的都想拍死她。

她气得狠狠戳了下苏音的脑门,“你这孩子,一天到晚的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明天我就让人把你送回梅苏里,省得你在这烦我。”

“不要啊姑姑……”苏音蹲在地上给南颂求饶,南颂没稀得搭理她,无情地走了。

这小家伙哄人的功夫一套一套的,再被她缠磨下去,难免她会心软。

转身离开的时候,南颂还凉凉地瞪了傅彧一眼,把傅彧瞪得莫名其妙,“???”

他怎么了?

苏音可怜兮兮地蹲在地上,看上去比外面被雷雨鞭打的树木还惨烈。

傅彧把烟掐了,走到她跟前,垂下眼睑,“小孩,脸皮这么薄吗?训两句就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