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晋文道:“若按照我们原先的项目策划案,您应该也清楚,我们的产品无论设计感还是创新度,都没有任何的竞争优势,即使做下去,恐怕收效也不会太好。”

喻行严脸色深沉,“你不是去找南翁合作了吗?玉心大师不肯答应跟你合作,南翁呢,也不肯吗?”

“南翁前辈那,还没有给予明确的答复。”

喻行严冷哼一声,“废话,你把人家孙女伤成那样,我要是南三财,想让我跟你合作,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南三财一向护短,又极疼他的宝贝孙女,就更不可能了。”

说到这里,喻老爷子不禁感慨,苦笑道:“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缘分,南三财的大孙女,竟然是我的孙媳妇。只可惜呦,现在不是了。”

他忍不住抬头骂,“这还不都怪你?不懂惜福的家伙!都过去这么久了,你和小颂,到底有点进展没有啊?”

喻晋文抿唇不语,想起南颂说的那句“爱不动了”,心头就一阵堵。

“好了好了,就别逼孩子了。”

老太太端着洗好的李子走进来,拿大蒲扇给老伴扇了扇风,“我早就跟你说了,强扭的瓜不甜,破了的镜子更是没法圆,凤娇和沈流书的事,你还没长记性呢?”

喻老爷子一瞪眼睛,“别跟我提那个姓沈的,一提他我就来气!他毁了我女儿一辈子,要不是看在阿晋的面子上,我早就……”

“行了行了,当着孩子的面呢,少说两句吧。”

老太太看着喻晋文苍白的脸,于心不忍,将果盘递到喻晋文手上。

“你妈在房间等着你呢,怕是有事跟你说,她最近啊腿一直不太舒服,又不肯去医院,有时间你陪她去瞧一瞧。”

喻晋文点点头,应了下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