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彧听得一愣一愣的,沈岩则是深深地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是说多了话,有点累。

南颂摆了摆手,“算了,我也没什么资格去管你们的事,你们爱怎么着怎么着。但你是我的病人,你的身体我还是说了算的。”

她撂下冷冷的一句威胁,“要是再有这么一次,你拿我好不容易给你修复成的身体不当回事,我就把你全身上下二百零六块骨头都拆了,你投胎转世去吧。”

“……”

撂下话南颂就走了。

傅彧狠狠咽了一口唾沫,然后对沈岩道:“你可千万别不当回事,这女人心狠手辣得很,真的什么都干得出来。”

办公室里,季云给南颂倒了一杯茶,挑眉看着她,“你不打算对林鹿分享一下你这个过来人的经验?我瞧着她的那副模样,都觉得心疼。”

“有什么好心疼的,都是个人自己的选择,既然选择了,就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南颂把玩着茶杯,淡淡道:“我也没什么好分享的,能分享的只有失败的经验。而失败的经验,大多数人是听不进去的,尤其在感情这件事上。”

她呷了一口茶,哂笑一声,“要是人这么容易虚心受教,那么古往今来,多少痴情女子都栽在了负心汉上。秦香莲和陈世美,杜十娘和李甲,于凤至和张学良,张幼仪和徐志摩,哪个女子不是爱得轰轰烈烈,到头来又换来了什么下场?有这么多的前车之鉴,又怎么样呢,还是有女人奋不顾身,愿意为了爱情飞蛾扑火。自己尝试一回,自然就懂了。”

季云瞧着妹妹这心如死灰的模样,心不由一痛,抬手摸了摸她的头。

“我家小六就爱了这么一回,十年光阴,要了半条性命去。每次一想到这里,我杀了喻晋文的心都有!“

南颂的眼睛漠然无波,所以林鹿问她那个问题的时候,她才会回了她那四个字——

爱不动了。

不过,林鹿应该是比她幸运的,因为沈岩还是在乎她的,所以这单向的爱情能否变成双向,就看这两个人的造化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