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依然令何照大!跌!眼!镜!

喻总竟然也会用表情包?

还用这么萌的表情包?

今天的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

太阳没打西边出来,傅小爷却是打西边蹦出来了,与喻晋文在总裁办公事门口狭路相逢。

“小爷,您这是,逃荒去了?”

何照将傅彧上下一打量,差点没认出人来。

傅彧一向臭屁又臭美,日常打扮就像是一只行走的公孔雀,走到哪都是大街上最靓的那个仔。

所以……在看到今天他这满身泥泞,裤腿上全是泥点子,鞋子湿着,衣服也皱巴巴地穿在身上,头发杂乱得堆到头顶上,活像是动漫里的赛亚人……的模样时。

楼下的保安都差点把傅彧拒之门外,没把他放进来。

喻晋文看到这样的傅彧,也蹙了蹙眉。

傅彧一脸的阴云密布,没好气道:“逃什么荒,逃命还差不多。赶紧的,帮我买身新衣服,鞋子也要。再给我泡壶热茶,我觉得我可能要感冒……阿嚏!”

刚说完,就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喻晋文和何照,不约而同后退了一大步,离他远远的。

傅彧揉了揉红通通的鼻子,看着喻晋文,满脸的哀怨,加委屈,“兄弟,求收留……”

进休息室洗了个热水澡,换好衣服,干干净净出来的傅彧,觉得自己总算像个人了,灌下整整一壶热茶,才满腹委屈地将他的悲惨经历跟喻晋文讲述了一番。

喻晋文一看他那副熊样子就知道他肯定是栽在女人身上了,原本没什么兴趣听,直到听到“南颂的侄女”,才抬了抬眼皮。

“你是说,小颂还有一个干哥哥?”

喻晋文眉峰不由蹙紧。

“……”

傅彧说的口干舌燥,气得狠狠瞪了喻晋文一眼,“喂,我说了大半天,你有没有搞清楚重点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