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睿身着一袭白色长衫,与这墨蓝色的天空融为一体,风雨凄迷,而他衣袂飘飘、身姿矫健,远远看上去就像是武侠小说中走出来的世外高人。

南颂撑着伞走进凉亭,简单拉伸之后,也练了一套。

只不过,五禽戏原本就是模仿着五种动物形象、根据观察动物的活动姿态而创编的,五种动物各有特点,各有侧重,每个人耍起来的姿态也不一样。

比起苏睿像虎、像熊那大气磅礴的姿态,南颂练起来则更像鹿、像鸟似的轻盈,总之各有各的特点。

苏睿收了手,端详着南颂一个飞身落地的姿态,一双清眸添上些许赞赏的笑意,“不错,搁置了这么多年,依旧宝刀未老啊。”

南颂白了他一眼,“你能换个词吗?”

兄妹俩各打了一套,苏睿撑着伞,两个人并肩往回走。

南颂问他,“昨晚跟音音聊得还可?”

苏睿:“一般般吧。”

“怎么个一般?”南颂有些好奇。

苏睿想了想,挑了句重点,“我说,她要是敢去追傅家那小子,我就打断她的腿。”

“……”

南颂觉得自己额角的青筋迸了迸,“那音音妥协了?”

“她那驴脾气跟你一个样,字典里有这俩字吗?”

苏睿轻讥一声。

南颂:“……谁驴脾气?”

“不重要。”

苏睿随意摆了摆手,神情悻悻,“她求我,让我给她一个机会。”

忽略那个“求”字,南颂问,“什么机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