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点不是南颂多了个什么干哥哥,重点是她那个干哥哥,有个闺女,叫做苏音!然后小姑娘看上了我!还要跟我私奔!你就说吓人不吓人?”

喻晋文薄唇微抿,陷入沉思:“苏睿。你确定是干哥哥,不是亲哥?”

“……”

傅彧怒了,“干的、干的、干的!但瞧着他们那关系,跟亲哥也没什么两样了……你到底有没有听见我说的话啊?苏音要跟我私奔!私奔!”

吵死了。

喻晋文嫌弃地皱了皱眉,淡淡道:“这不是没私奔成吗?”

“废话!我敢吗我?”

傅彧瞪大了一双眼睛,“拜托,她爹可是苏睿。苏睿是谁啊?医毒双绝的神医,我们家老爷子都不敢去招惹他,我要是敢跟她闺女私奔,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

喻晋文瞅了他一眼,轻讥一声,“一向万花丛中过的傅小爷,也有怕的时候?”

“这次可以前不一样,你是不知道那小丫头……”

傅彧说着,话头不由顿住,想起苏音的俏皮话,莫名其妙地笑了一下,抬眸,就对上喻晋文充满探究的眼神。

他用拳头抵着嘴,轻咳了一声。

“反正我是不敢再在南城待下去了,不光苏睿,南颂那几个哥,哪个也不是吃素的,我可不想像你当初那样,被套上麻袋毒打一顿。疼倒不怕,可丢人啊。”

喻晋文眯眸瞧了他一眼,“今天晚上,你自己找地方住吧。”

“别介啊,都是兄弟,不带这么无情的。”

傅彧一秒换了张嘴脸,贱兮兮地朝喻晋文凑过去,“你的喻公馆空了这么久了,让我住两天怎么了?”

他挑了挑眉,“还怕我窥探到你和南颂以前的生活不成?放心,都过去了,我不会介意的。”

喻晋文板着脸,“我介意。你今晚睡大街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