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啊兄弟,咱可是亲兄弟……”

——

南颂翻看着合同书,听着公司法务覃律师的汇报,眉心锁得紧。

“收益的一半?确定没搞错?”

覃律师坐在办公桌对面,伸手往上推了推眼镜,一本正经地道:“没错。我问过老爷子,老爷子说这是他给对方开出的条件,还不让我告诉您,说等钱到手了再说。”

“爷爷这口开得倒是大。”

南颂并不惊讶老爷子的手艺和功力,毕竟这个项目到时候打的就是南翁的名号,没有他的参与只怕也完不成,多拿点钱是应该的。

只是收益的一半……喻晋文竟然也会同意。

是吃错药了?

“如果没有别的问题,爷爷想签的话,就让他签吧。”南颂将合同递给了覃律师,覃律师领命告退。

南颂将鲁恒叫进来,让他安排一下过几天送老爷子去北城一事。

正说着,手机嘀嘀响了几声,点开,便是喻泽宇发来的信息。

——【南姐姐,南城今日有大暴雨,出行一定要注意安全哦~】

——【答应给我的紫金手环,不要忘记哦~】

不疑有他,南颂很快回复了一条,【好。】

另一端,收到信息的喻晋文,垂眸一瞧,简简单单一个字,却让他唇角勾起,笑容温润。

正缠磨他的傅彧,瞧着喻晋文这副春意盎然的模样,眉梢一抬。

有情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