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颂用冰袋给南琳冰敷着红肿的脸颊,脸色沉得厉害。

就在两个小时前,南琳和南宁竹在南氏珠宝起了争执,南宁竹一言不合甩了闺女一耳光,声音响亮得整个设计部的职员们都听到了。

设计总监ada从南氏珠宝赶过来,一是为了给南颂送设计图,二是为了告状。

顾衡拿着冰袋候在一旁,看着南琳印着青紫指痕的半边脸,心里很不好受,愧疚难当,主动承认错误,“对不起南总,是我的失职,没有及时了解到情况。”

“当然是你的失职!”

南总罕见的发作顾衡,剃他一眼,冷冷道:“这个月的奖金不用领了。”

顾衡垂头应了声是,并无二话,受到处罚,心中反而好受了些。

南琳却是惊慌无比,忙道:“姐姐,这不是师兄的错,不关他的事呀……”

“为什么不告诉我?”

南颂不理会他的求情,拧着眉问南琳。

南琳见大姐面色不善,不敢再多言,怯怯地缩了缩脖,却硬挤出一个笑,“姐姐已经够辛苦了,我不想因为我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打扰到你。”

“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你,这叫鸡毛蒜皮的小事?”

南颂声音沉冷,“为什么打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