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南宁竹狼狈的模样,站在一旁的南雅没绷住,“噗嗤”笑了出来。

南宁竹好不容易扶着椅子站稳,疼得龇牙咧嘴,脸上更是一阵青一阵白,指着南琳,“死丫头,你给老子滚出来!敢打你妈,反了你了!”

“她不是我妈,我妈早死了!”

南琳大吼了一声。

南宁竹惊得怔住,不敢相信一向对他说一不二的乖女儿敢这么冲他这个当老子的喊。

“你……你疯了啊你。”

南琳红着眼圈,缓缓从南颂身后走出来,“是我疯了,还是你们疯了?”

“爸,何欣不是我妈,我妈叫唐蓉,你还记得她的名字吗?记得她长得什么模样吗?记得她是怎么死的吗?”

看着南宁竹怔忡后闪躲的模样,她轻轻笑起来,那笑容极其讽刺,“你不记得了,对吗?也是,这些年你从来也不曾闲着,莺莺燕燕的不知道换了多少,跟割韭菜似的,一茬接一茬。何欣那个女人,把你哄得团团转,给你生了个儿子,就把你迷得五迷三道的,你大概忘了,我妈是她生生逼死的吧。”

“你胡说什么?”南宁竹双瞳不停地紧缩,“你妈自己想不开自杀,跟何欣有什么关系?”

南琳冷下脸,“你到现在还在维护那个女人!”

“我妈自从嫁给你,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你天天在外面花天酒地,我妈管不了你,也懒得去管,可你得寸进尺,居然把那个狐狸精带回了家!”

南琳眼睛里全是恨意,“你雇她当秘书,让她大摇大摆地在我们家登场入室,天天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打转,成心恶心我妈,给她怄出了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