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了!

“我是你爸!无论何时都管得了你,想打就打,该骂就骂,怎么,我还管不得你了?”

南宁竹又开始支棱起来。

南琳一脸倔强地看着他,没有丝毫服软的意思。

南颂凉凉道:“三叔,你不是一直说女儿是赔钱货吗,既然你已经有了儿子,那还管女儿做什么。该养的时候不想养,连一个做父亲的担当都没有,还想要行使父亲的权利,在打骂之前你可以先摸着良心问问自己,你配吗?”

南宁竹被南颂噎得脸色铁青,觉得这两姐妹真是一丘之貉,成心来气他的!

南宁柏原本袖手旁观在一旁看热闹看得正起劲,见弟弟被俩姑娘气得哞哞的,只剩下喘气的份了,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笑。

叫你小子天天在我跟前嘚瑟,换女人换得比我换裤子都勤,这下后院失火了吧,该啊!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二哥,你听听,这是一个晚辈该说的话吗?咱们家孩子,可越来越没规矩了。”南宁竹吵不过她们,只能拿规矩说事。

被骂进去的南雅不高兴了,“三叔,我可没招你,你骂归骂,别捎带我啊。”

南宁竹瞪起眼睛。

“好了好了。”

南宁柏适时上前打圆场,“哪来这么大脾气,一进门就要打要杀的,说到底咱们才是一家人,有什么话不能坐下来好好说?”

他将南宁竹摁在椅子上坐下,南宁竹顺着台阶下去,总算是找回了些许面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