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颂笑,“我知道。以后心情不好了就跟我说,我永远是你的后盾。”

南琳乖乖地点头。

顿了顿,她有些迟疑地问,“那,二伯和我爸那边……”

“快了。”

南颂的眸光暗了暗,“他们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只是在这之前,我还得找到一个人,咱们自家的事,还得关起门来处理。”

先家法,后国法。

不能太便宜了他们。

——

程大律师出手,果然不同凡响。

李隆升那边终于松了口,他用司铎和舒樱的违约金补上了欠税的漏洞,给自己缓了刑。

南颂这边也做了一定的妥协,李隆升放过司铎和舒樱,她也放他儿子李斌一马,让李斌得以保释,重获自由。

而李夫人那边,弃丈夫于不顾,李斌一出来她就带儿子去了外国,暂避风头。

星域传媒一下子损失了司铎和舒樱两员大将,又惹上了一堆官司,股票一跌再跌,彻底跌落神坛。

反观南星传媒这边,出手很快,星域那边一解约,司铎和舒樱就相继官宣,加入了南星传媒的大本营,正式成为南星的艺人。

南颂待他们也不薄,直接把新珠宝系列的代言给了舒樱当见面礼,司铎这边则是马不停蹄地加入了鬼才导演林觉新电影剧组,拿下了男二号的角色,定妆照一出粉圈就炸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