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彧或许是有乌鸦嘴的潜质。

喻晋文的手机和微信都被南颂拉黑了,联系不上她,就干脆以商谈马场事宜为由,去南氏集团找她。

总裁办的助理却道:“南总已经好些日子没来总部了。”

喻晋文拧眉,“她去了哪儿?”

“不知道。”

助理们齐齐摇头,“南总日理万机的,行程一向是顾特助负责,我们只有听命的份。”

而顾衡那边,好不容易联系上,却是以公事公办的口吻道:“喻总,我们南总最近比较忙,马场的事情已经全权交由蒋总处理了,稍后他会联系您的。”

平城的项目落定了,该查的事情也已经查清楚,南颂就将蒋凡从平城分公司调了回来,负责马场事务。

这边何照刚跟喻晋文汇报完,蒋凡就出现了。

“喻总,今后关于马场的一些建设问题,就由我来跟您沟通了,还请多多指教。”

上次还是蒋凡出马,告知喻晋文南颂暗恋他多年的真相,喻晋文对他印象还不错,也没有摆什么冷脸。

可这次蒋凡不知道是不是被南颂提前警告了,张口闭口全是公事。

不管喻晋文怎么旁敲侧击想打听一点南颂的近况,他都闭口不言,或者转移话题,最后实在躲不过去,只好摊牌。

“喻总,上次由于我自作主张的多嘴,南总生了大气,把我调到了分公司。我可不敢再犯她的忌讳,否则我就只能去内蒙古喂马放羊了。”

喻晋文被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悻悻而返。

他在南城逗留的时间太久,不得不返回北城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