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走的时候叮嘱傅彧:等南颂出现,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他。

傅彧“嗯嗯啊啊”地应下,一挂电话就道:“告诉你才怪。”

此时此刻他正在食味餐厅吃着美味佳肴,喝着小酒,只觉得身心舒坦至极。

这几天被喻晋文那厮拉着闭关修炼,真是苦不堪言。

他可不像喻晋文那么犟,不撞南墙不回头,傅小爷能长到这把岁数,深谙“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

南颂一看就是个惹不起的,他武功没人高,黑客技术也没人强,何必得罪于她,自讨苦吃呢?

还不如抱抱她的大腿,跟着她混,吃香喝辣的,多棒。

总之,宁可得罪兄弟,也不要得罪女王。

他还想多活几年呢。

……

南颂这几天行踪成谜,连白鹿予都联系不上她,最后还是在玫瑰园的机器房找到她的。

一进去,白鹿予就被曝了一脸尘土,赶紧戴上口罩。

看着灰头土脸的妹子,白七拧眉道:“你这是闭关了几天啊,都快脏成泥人了。”

南颂满不在意地拂了拂身上的碎末,端详着刚刚抛光完毕的宝石戒指,满意地翘起唇角,“终于搞定了。”

白鹿予凑过去看,只瞧着明黄色的玉石上,细致的纹路刻成了两朵玫瑰花,栩栩如生,玫瑰花下有一张小小的脸,俏皮可爱像个公主,极其灵动鲜活。

灯下一转,模样却又好似变了,像是戴了皇冠的女王,霸气侧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