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颂坐的位置,正好被一棵松树给挡住了。

来人拉拉扯扯地纠缠,根本没发现松树后还坐着一个人。

下一秒,南颂就听见一道熟悉的大提琴嗓音,醇和之下透着十足的冷硬,“我不管你,由着你这么自甘堕落?”

“我堕落,也是我自己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舒樱的声音尖锐、颤抖,“咱俩已经分手了,你堂堂影帝,贺家少爷,我舒樱高攀不起。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本来就不是一路人。”

贺深轻哂,“你所谓的独木桥,就是毫无原则地为李隆升出卖色相,你就不怕有一天他真把你卖了?”

“卖就卖了,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干净的人。”

舒樱的声音平静下来,透着苍凉,“在这个圈子里,还指望着能长出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吗?李总是我的恩人,为他做事我心甘情愿。”

“心甘情愿?你指的是你一身的伤?”

贺深语气从未有过的冰冷,“昨晚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就被那畜生给生吞活剥了!”

“我谢谢你的大恩大德!”

舒樱给贺深深深鞠了一躬,“可你不是我的救世主,能救我一次,未必能救我第二次,何必呢。不如省点力气,去好好疼爱你那位青梅竹马吧。”

贺深蹙眉,“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南颂只是我的妹妹。”

“放在心尖上的那种妹妹吗?”

舒樱的声音又变得尖刻起来,“你们既不是血亲又不是表亲,算哪门子的兄妹!无非是打着兄妹的名义互为备胎罢了,骗谁啊!”

她冷笑道:“你当初之所以跟我交往,不也是因为我这张脸长得跟她有三分相似吗?拿我当替身,你以为我不知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