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萱的心,重重地坠落下来:完了!

这时,何照突然急急地上台禀报,“不好了喻总,夫人上了天台,说是……要跳楼。”

喻晋文神色一变,跨步跳下台阶,往天台奔去。

……

天台上,喻凤娇坐在轮椅上,轮椅在边缘处,稍不留神跌下去就会粉身碎骨,而她似乎一点也不怕,坐在那里,姿态依旧端庄、霸气。

楼底下围满了人,救生垫也铺的高高的,谈判专家拿着喇叭站在底下尽力安抚,“这位女士,您千万不要冲动,您有什么心结咱们可以聊一聊……”

喻晋文和喻泽宇等都赶到了天台,看到喻凤娇就那样坐在天台边缘上,随时都有可能掉下去的样子,连大叫一声都不敢。

妈。

喻晋文喉咙失声,他以为自己喊出来了,却只是张了张口,什么音节也没能发出来。

“姑姑,您这是干什么呀!有话好好说嘛,干嘛这样吓我们!”喻泽宇急哭了,也吓傻了,语无伦次地求着喻凤娇。

喻凤娇端坐在轮椅上,转头看着朝自己走过来地喻晋文,“儿子,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想让你娶卓萱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