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扒拉着手指头略略地算了一下,惊叹道:“唔,都过去十七年了,今年她应该还不满三十吧,跟我一比,那当然还是个小姑娘咯。”

文老馆长说的轻巧,可在喻晋文和何照听来简直犹如天方夜谭。

大名鼎鼎的玉心大师,今年竟然还不到三十岁!

这怎么可能???

总裁办公室,白鹿予一进门就问南颂,“二十五岁的生日,你打算怎么过?”

南颂正埋首于文件中,头也不抬道:“不过。”

“那怎么行。”

白鹿予走过去,半倚在她办公桌上,“饭是要吃滴,生日也是要过滴。毕竟过完这个生日,你就是真真正正开始奔三了!”

……真是一个悲伤的话题。

正因如此,她才不想过这个生日。

女孩子嘛,谁不想青春永驻,永远活在十八岁呢?

南颂抬起头来,凉凉地瞪了小哥一样,“奔三怎么了,就算我七老八十了,也比你们小,比你们好看。”

“比我们小是真的,谁让你是最后才从妈妈的肚子里滚出来的呢。至于好看么……”

白七故意顿了顿,在南颂的逼视下,他才勉为其难地承认,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行,你最好看了,天仙都没有你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