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老馆长虽然不认识玉心大师,但他提供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例如玉心大师并不是什么人们心中以为的年过半百甚至已经迈入古稀之年的老人,而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妙龄女人;

例如她为人相当低调,如同隐士一般,只在刚出道的时候露过一面,文老馆长当时虽然在现场,却隔得太远,只是遥遥瞧了她一眼。

据他回忆初印象:“那个小丫头啊,年纪不大,瘦瘦小小的,头发却很长,是个非常有灵气的小姑娘。”

何照当即问,“隔着那么远,您连模样都看不清,还能瞧出灵气呢?”

莫不是孙悟空有火眼金睛?

老馆长眼睛一瞪,照何照后脑勺来了一下,“废话!那么小就能雕出那么有灵气的作品,可谓天赋异禀,技艺高超,人怎么可能会没有灵气?”

喻晋文静静地听着,不知为何,说到“灵气”这个词,他竟第一时间想到了南颂。

瞳色不由深了深。

文老馆长看着喻晋文,“你打听人家玉心大师做什么?你不是跑了南城好几趟了,怎么着,还没把弄丢的媳妇找回来?”

一句话直扎心窝子,喻晋文的眸色又深了几度。

何照直给老馆长使眼色,“您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老馆长一本正经地问,“哪壶开了呀?小颂、卓萱,我怎么瞧着哪壶都没有开。”

何照:“……”

得,彻底把天聊死了。

喻晋文站了起来,“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