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走的时候,文老馆长又突然想起什么,在后面喊道:“对了,你要是真对玉心大师感兴趣,不如回家问问你外公,他应该比我了解。”

喻晋文脚步倏然一顿,回头,“我外公认识玉心大师?”

“谈不上认识,不过古玩和玉雕也算得上是一个圈子的,他曾也对玉心非常感兴趣,据我所知,他还高价买过玉心大师两件作品收藏来着。”

说到这,文老馆长不免有些嫉妒了,“那老小子有钱嘛,还特别吝啬,都不舍得送到博物馆来给我瞻仰瞻仰,就放在他书房里。”

——

南颂在公司足足忙了一天,签署了一系列重要文件,会见了不少重要客人。

但总有客人不喜欢预约,喜欢彰显他的重要性与独特性,刷存在感。

譬如:傅彧之流。

南颂看着不请自来的傅彧,没有给他几分好声气。

“傅总,下次要见我麻烦提前预约,我不是每次都那么好脾气,能忍住不把你轰出去。”

傅彧脸皮特别厚,笑眯眯道:“我本来确实打算预约来着,后来查了一下你今天要会见的客人,发现都没我重要,就干脆直接过来了。”

南颂眯了眯眼睛,“傅小爷那么菜的技术,怕是只能黑一下助理的工作邮箱了吧。”

杀人诛心,傅彧的脸色肉眼可见地垮掉了。

他的黑客技术,曾经那也是所向披靡的,在南颂这里却完全不够瞧的。

傅小爷完完全全能够感受到南颂的鄙视,以及满眼透着对他“人菜瘾大”四字的评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