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颂从院长办公室出来,就见司哲背着包从病房出来,轻轻关上门,腮帮子微鼓,劫后余生般舒了口气,像是刚经历了什么人生患难。

瞧着小孩清俊朗润的小模样,南颂眉眼跟着舒展了几分,走过去轻喊了他一声,“小哲。”

司哲闻声转头,看到南颂也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阳光又明烂,“姐姐,你开完会了吗?”

“嗯。”

南颂抬眸打量着他的神情,“你怎么了?”

司哲微怔,不禁佩服南颂这明察秋毫的洞察力,抬手指了指病房的方向,做出一个“咱们先走吧”的手势。

两个人并肩往外走。

直到走出走廊,进了电梯,司哲才坦白,“我做兼职的事被我哥发现了,训了我一顿。”

触到南颂看过来的眼神,他又忙补充了一句,“哦,我没告诉他您是我太师叔的事,没经过姐姐你的许可,我怎么敢随意吐露你的身份呢。”

毕竟南颂会医术这件事已经让他们哥俩惊掉了下巴,这要是把她顶级名厨的身份再告诉哥哥,司哲都怕司铎会承受不住。

南颂眼梢微抬,“司铎不让你出去打工?”

司哲轻轻“嗯”了一声,“我哥怕影响我训练,说学生上学的时候就应该好好学习,别三心二意,缺钱他可以给我,用不着自己出去赚。”

南颂点点头,“他说的很对。”

又转头对司哲道:“你哥是为你好。”

“我知道他是为我好,但我现在已经长大了,可以帮他分担一部分债务了,家里的担子,不能老让哥哥一个人扛在肩上,我也有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