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当一回司机,傅彧是想“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的,但南颂没给他这个机会。

一下高架,进入市区,南颂的人就在路边等着了。

南颂下了车,头也不回地走。

傅彧在她身后喊了一声,“喂,这就走了?”

南颂攥着手机,回头有些不耐地看他一眼,“你想干嘛?”

“不干嘛啊,帮了你这么大的忙,请我们吃个饭总可以吧,是不是老喻?”傅彧寻找盟友。

喻晋文难得配合,“也不是不行。”

这两个人,一个比一个狗。

南颂懒懒地抬了下眼皮,咬文嚼字了一句,“施恩图报,非君子所为。”

傅彧被她一噎,立马回击,“知恩不报,更是小……女孩的行径!”

瞟到南颂的脸色,他非常识时务地将“小人”改成了“小女孩”。

南颂没有再跟他耍贫嘴,“那就今晚吧,七点半食味餐厅,我做东。”

傅彧得逞,呲牙一笑,“这还差不多。”

南颂上了自己的车,前前后后一共三辆车,前车和后车都是黑衣保镖,这排场不是一般的大。

傅彧啧了下舌,对依旧坐在后座的喻晋文道:“来副驾,我是你的司机吗?”

喻晋文凉凉道:“我看你当司机当的挺开心。”

“那是给南颂的待遇,不是给你的。”

“……”

喻晋文冷冷斜他一眼,这个双标狗。

一想到晚上就可以吃到南颂的手艺了,傅彧心情就美妙得很,开着车跟着车载音箱哼着歌,像是闲聊那般刺探军情,“这次去青城,进展如何?”

喻晋文靠在椅背上,抽着烟,情绪恹恹的,像是漏了电的机器人,“就那样吧。”

“看来进展缓慢啊。”

傅彧挑了挑唇角,毫无心理负担地把他的心路历程告诉喻晋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