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现在,她是完全藏起了自己温柔的一面,将全部的锋芒都显露了出来。

耳边,是何照的喋喋不休……

“喻总,您见到南总,跟她说上话了吗?”

“好不容易进去一趟,怎么那么快就出来了?也不多说几句,多浪费呀。”

“咱们这次可是彻底将丁大厨给得罪了,要不回头我给他准备一份礼物,跟他赔个罪?我瞧他被吓得不轻,还以为我们要绑架他呢……”

喻晋文“嗯”了一声,“你看着办。”

何照扭头,继续问,“您让我从博物馆请出来的五彩瓷,可是狠狠割了文老馆长的肉,着实让他哭了一鼻子。南总她,知道那瓷器值那么多钱吗?”

他可是操碎了心,生怕南颂不识货,“这五彩瓷可比之前那四只珐琅彩小碗值钱多了……”

“你哪那么多话,花的又不是你的钱。”

喻晋文不耐烦地打断他。

古玩玉器收藏品,本来就分不开,南颂一个玉雕大师,怎会认不出一只五彩瓷器,至于值多少钱……

生日礼物,送的就是一个心意。

他垂眸看着自己的手,要不是自己太笨,制作一条项链都扎得自己满手血,他倒是真希望能够送给她一件自己亲手制作的东西。

就像她亲手给他制作的礼物那样。

他没经验,特意去查了网上的一些帖子,说追人要用心,他对南颂用的心思,连她当年对他的千分之一都不到。

不过,她脖子上戴的那条笑脸项链,是谁送的呢?

难不成也是追她的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