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又是这辆熟悉的黑色轿车,赵管家亲自走过去迎接了客人,“这位先生,请问您有何贵干?”

喻晋文看着满院子的礼品盒,乌黑的墨眸像幽静的湖水。

他低声道:“我找南颂。”

赵管家闻言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有些不悦,他们大小姐的名讳,可不是随随便便谁都能叫的,这人也是真不懂礼貌。

“不好意思,我们大小姐不在,您若能联系上她请给她打个电话,或者改天再来,请恕我不能放您进去。”

说着,赵管家便命门卫将大门关上。

何照急急道:“我们没有恶意,是来送礼的。这不南小姐今天过生日么,我们喻总准备了许多礼物,想要亲手送给她。”

一说到“喻总”,赵管家便知道来人是谁了。

她一双经历过风霜,颇为严厉的眸子紧紧盯了喻晋文一眼,心道这就是害她家大小姐受了若干年苦、无尽委屈的负心汉,原来就长这副德性!

“哦,是来送礼的啊。”

赵管家淡淡应了一声,却一点想让他们进门的意思都没有,回头对搬运佣人道:“你们小心点,盒子里可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别摔坏了。仓库里还没有拆封的礼物也分门别类的放好,等大小姐得了空再慢慢拆。”

吩咐完,她又回头,面露难色。

“这位先生,你也看到了,前来送礼的人太多了,仓库和院子都满了,客厅更是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实在是没有空地了。好意我代小姐心领了,你还是拿回去,送给别的姑娘吧。”

说完,赵管家就转身,冷声命道:“送客!”

玫瑰园的大门当着喻晋文的面,“啪”的一声合上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