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不是个晴朗的夜晚,墨蓝天际没有半颗星子。

夜风骤起,天气预报说有雷阵雨。

走到半路,雨就落了下来。

何照盯着路况,对坐在后座上一言不发的喻晋文禀告道:“喻总,前方在修路,这条街太堵了,要不要抄小路。”

喻晋文想起上次跟着南颂走的那条小路,立马让司机切换了路线。

那条小路在地图上搜索不到,只能凭着记忆寻找。

道路不平,车身摇晃,喻晋文一只手扶住座椅,另一只手扶住瓷器,稍微用力,眉峰不禁一凛。

何照瞥一眼boss的手,脸色顿时大变,“喻总,您的手流血了!”

他赶紧去翻医药箱,拿出创可贴来给喻晋文贴上,嗔怪道:“您也太不爱惜自己的手了,就为了那么件小东西,就扎成这样,太不值当了吧。”

喻晋文风云不动地把手收回来,“不碍事。”

他伸手扶了扶后座上的瓷器,稳稳地扶在手心,生怕磕了碰了,对司机道:“老路,稍微慢点没关系,稳着点开。”

“好的,先生。”司机道:“这是条土路,一下雨就有点泥,开出去就好了。”

喻晋文淡淡“嗯”了一声,乌黑的墨眸望向窗外。

哥哥们都到了,今晚她一定很开心吧?

——

三哥贺深是随后到的。

他和季云也好久没见了,见面兄弟俩先拥抱寒暄了几句,季云好奇地看着贺深的手袋,“三哥,你带了什么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