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颂下了楼,傅彧也从马上滚了下来,张开双臂就要过来抱她。

“颂颂,生日快乐呀!”

人走到南颂面前,就被她毫不留情地推开了。

南颂眼里没有傅彧,有的全是他带来的那匹白马。

这是一匹极其漂亮的白马,干净,柔美,没有一根杂毛,看见南颂,抬起前蹄,亲昵地同她打了个招呼。

南颂眼睛里闪烁着笑意,抬手摸了摸它,脸上难掩惊讶,“这是玉石眼白龙马?”

傅彧比她还惊讶,竖起大拇指,“这你都知道。”

南琳也跟着下了楼,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活的马,有些不太敢上前,“姐姐,它的眼睛……”

顾衡在一旁给她科普,“这种马叫做玉石眼白龙马,是非常罕见的品种,眼睛长得很像玉石,据说是虹膜缺乏一种色素导致的。”

南琳了然地点了点头,说话间,南颂已经姿态敏捷地翻身上了马背。

那潇洒的身姿,帅的一比,真像是一位英姿飒爽的女将军。

南颂抚了抚马的脖颈,对傅彧道:“多少钱?我买了。”

傅彧很受伤地看着她,“谈钱多伤感情呀,这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只要你不再生我的气,愿意继续做我的好朋友,我就心满意足了。”

虽然知道这厮是在花言巧语故意讨好她,但南颂实在是喜欢这份礼物,也不忸怩矫情。

“行,这份情我领了。”

傅彧高兴坏了。

明明他是个送礼的,可看上去竟比南颂这个收礼物的还要开心。

傅彧一天到晚的似乎没什么正事可干,借着送马的机会,在玫瑰园待了一下午,撵都撵不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