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名扬和司哲,则完全是她的小跟班,供她驱使。

菜都提前备好了,南颂做起来就很快,菜一道一道地出锅、摆上桌,随着香味飘溢,哥哥们也到了。

小哥白鹿予是最先到的,他去机场接的季云,一进门就吸了吸鼻子,“好香啊!”

他扭头对季云道:“四哥,我说什么来着,今天小六肯定会亲自下厨的,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吧。”

季云跟他斗了一路嘴,刚要怼他两句,就见南颂从厨房里仙气飘飘地走出来,清润的俊脸立马幻化成笑容,张开双臂,“小东西,让四哥抱抱!”

南颂笑着上前和季云抱了抱,“四哥,你来得可有点迟啊。”

她嗔他一句,“我都回南城这么久了,你才来。”

“我不是先派家属过来了么。”

季云温朗地笑了笑,四哥和小哥的长相颇为相似,鹿眼浓眉鼻梁直挺,薄唇牙白下巴精,宽肩蜂腰小翘臀,属于浓颜帅哥那一挂。

但气质又全然不同,小哥是吊儿郎当的那种坏,四哥则是温文尔雅的那种坏。

自然,四哥对她是千好万好,坏都体现在他那位家属跟前了。

季云开了句玩笑,又像模像样地跟自家小祖宗解释道:“我上个月接了好几台大手术,频繁出国,一直没倒腾出空来,不然也不会这么晚才来看你。”

“我知道医院忙,你这个无国界医生,就是当代的白求恩,人人都需要你。”

南颂自然不是真的跟他生气,没有人比她更知道医生身上的职责,以及辛苦,她朝他身后一瞧,“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来了?程哥呢?”

季云撇嘴,“他这个大律师,比我还忙,天天日理万机的跟个皇帝似的。”

南颂和白鹿予看出四哥对家属的怨念,觉得他跟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似的,两个人心照不宣,纷纷失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