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颂没好气地瞪顾衡一眼,“那就是你的问题了,你如果对琳琳还没有我对她一半宠爱,那我凭什么把妹妹交给你?”

南琳从后面抱着南颂,靠在她身上,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有姐姐宠着,还需要什么男人?

顾衡:“……”

他充分感受到了未来讨媳妇欢心的艰难。

今天是南颂的生日,哥哥们都会来南城,她也大发慈悲给了自己一天假,但该办的工作还是得办,遂让顾衡把亟待处理的文件都拿到玫瑰园来。

南颂想将南琳送的凤头钗戴上,但玫瑰红的头发簪着不太搭,便叫了造型师来家里,给她定妆梳个造型。

这边做着造型,也不影响她处理工作。

南琳坐在房间的地毯上画着设计图,看着姐姐用四国语言开着电话与视频会议,不同的语言无缝衔接,应用自如,令她好生佩服,托着下巴一脸迷妹地看着南颂。

顾衡瞥到南琳的眼神,走过去在她面前打了个响指,“你这什么眼神?”

这眼神也太不对劲了,他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

“师兄,姐姐竟然会四国语言啊。”

南琳是由衷羡慕,她最弱的科目就是语言,也佩服一切能够用外语流利地与别人沟通的人,简直帅到掉渣,洋气得很!

顾衡道:“不止四国,光我听到南总会讲的外语应该就有八种,都是能够跟人熟练沟通的那种。加上一些地方性的方言,应该不下十余种吧,简直就是平平无奇的语言小天才。”

南琳光听着就已经要五体投地了,从灵魂发出一声惊叹:“究竟有什么是姐姐不会的呢。”

“当然有。”顾衡实在见不得南琳这副崇拜的模样,心里酸得很,忍不住想曝南颂的料,打破南琳对她姐的滤镜。

南琳好奇地偏头看向他,“什么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