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不是。”喻晋文站着,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淡淡道:“主要是跟你一个大老爷们没什么好说的。”

“……”傅彧冷笑,“那你跟大老娘们有话说?”

没等喻晋文出去,南颂就走了进来,傅彧立马告状,“颂颂,他说你是大老娘们!”

喻晋文:“……”

这厮是小学生?

南颂走进来,神色不动,“哦,没你们娘。”

……

南颂落座,傅彧殷勤地给她倒了杯茶,笑容满面,“菜这么快就做完了?”

“嗯。”南颂淡淡道:“等着吃就行。”

傅彧正琢磨着这话的意思,包间的门被推开,餐车先进来,而后是一个穿着厨师服、高高瘦瘦的小帅哥,将餐车推了进来。

看到司哲的一瞬,傅彧和喻晋文同时眯了眯眼。

——小狗子又来了。

司哲声音浅浅,“姐姐,菜都端上去吗?”

“嗯,都端上来吧。”

服务员帮着司哲将餐车上的菜都端上了圆桌,司哲非常有礼貌地跟喻晋文和傅彧也点了点头,“两位叔叔,你们慢慢吃。”

喻晋文神色还算平静,傅彧却是不干了,“小孩,你管谁叫叔叔呢?”

司哲个子很高,傅彧个头也不矮,可这会儿他站着,他坐着,立时便有种被人居、高、临、下的感觉。

更气人的还在后面——

司哲一双鹿眸无辜地眨了眨,看着傅彧,“那不然,叫大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