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喻,此等玉盘珍馐你都不知道享用,真是暴殄天物啊。

既然如此,哥们不客气了。

*

离开老宅,喻晋文回到了喻公馆。

公馆里里外外还贴了不少大红喜字,很是碍眼,喻晋文命管家带人通通都给撕掉,一切恢复正常。

手机里还有不少未接电话,有卓萱打来的,喻晋文通通置之不理,直接关了机。

他将外套脱下来搭在胳膊上,往书房走去,脚步却稍停,打开了主卧的门,那股玫瑰的香味随着女人的离开,已经变得若有似无,很是清淡了。

玫瑰印章还放在床头柜上,他拿起来,再次摩挲着白玉上的玫瑰花,发现底部的红色暗纹居然渗进去了不少,“喻晋文印”四个大字字体很是不一样,刻的是魏碑。

他拿起南颂留给他的卡片,卡片上面的字迹和印章上面的字迹一模一样,难道这印章上的字也是她亲手刻的?

她哪来这雕刻的功底?

喻晋文暗暗摇头,猜想可能南颂高价请人模仿她的字迹来刻的,但也能看出她对这份礼物的用心。

他将印章和卡片收好,去了自己的房间,打开衣柜挂衣服,衣柜有一格摞满了大大小小的礼盒,他蓦地想起来,这好像都是南颂这些年陆陆续续送给他的礼物。

除了春节,他对别的节日都没什么概念,可他的前妻南颂对节日的概念异常浓厚。

七夕情人节,白色情人节,结婚周年纪念,包括他的生日,总能收到她的礼物,一开始是当面交给他,后来在他当着她的面漫不经心丢掷一旁后,她就渐渐让何照帮忙转交,或者直接放到他的衣柜里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