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一散,南颂回到办公室,问顾衡,“喻氏集团的危机解除了?”

一大清早就着急忙慌开了个会,她看到喻氏集团又登上热搜了,但自己家的事就够张罗的,没有去点开看,这会儿才想起来问。

“是的。”

顾衡奉上一杯刚刚泡好的龙井,有条不紊地跟南颂汇报,“喻氏集团捐助的西部医疗慈善项目被官媒点名表扬,媒体们也跟风争相报道,呼吁网友们多关注一下喻氏集团所做的贡献,不要一味地关注喻先生的私生活。”

官媒这一点名表扬,喻氏集团的口碑迅速回升,股票和基金也有了很大幅度的上升,风向瞬间变了。

之前有多少人骂,现在就有多少人夸,殊不知现在夸的人里头,有多少是曾经跟风骂的。

这就是如今的网络时代,舆。论的影响太大了。

南颂神情淡淡,她早就知道,凭喻晋文的能力,应对区区小事根本不在话下。

父亲曾经对她说过,“一个家族想要兴旺,势必得有一个领头羊在前面带路,剩下的羊群得团结起来,跟从他,辅助他,才能共创辉煌。

喻老爷子是喻家曾经的领军人物,可他老了,迟早要退下来,他那几个儿子都不成什么气候,唯一成气候的喻家老大从了政,生意上就不行了。

喻家老二和老三都没什么出息,生的儿子也没出息,唯一有点出息的,是喻家的大小姐喻凤娇,而将来的领军人物,只怕得是她的儿子、喻家的外孙——喻晋文这小子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