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城到南城车程得两个半小时,外面阴云密布,雨声淅沥,实在催人入睡。

南颂没有和傅彧聊天的兴致,披上毯子就准备睡上一觉,入睡之前还警告傅彧:“不准出声。”

又对顾衡道:“要是他不老实,就把他丢出去!”

“放心吧,我乖得很。”

傅彧说着,还把半个肩膀递过去,“要不要把我的肩膀借给你?”

“谢谢,我怕做噩梦。”

南颂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不再搭理他。

傅彧轻笑,看着女人闭着眼睛缩在毯子里熟睡的模样,小小一只,像个可爱的小鹌鹑,让人想抱在怀里哄一哄、亲一亲。

他掏出手机,拍了南颂一张照片。

顾衡看着,就要来夺他的手机,狠狠瞪他:居然敢偷拍!

傅彧高举着手机,对他“嘘”了一声,特别欠地眨了下眼睛:小爷我哪有偷拍,明明是光明正大地拍。

顾衡逼着他把照片删掉,傅彧看似无奈删除,实则已经把照片上传到了别处。

睡美人的模样,当然要永久性地保留了。

回头发给老喻看看,结婚三年居然连妻子的一张照片都没有,真是可怜。

……

南颂这一觉睡得踏实,醒来之时车子已经到了南城。

天也快黑了。

她睁开眼睛,便对上傅彧一张闪亮亮的眸子,不禁拧眉,“你怎么还在车上?”

“这不是等着你醒过来,好跟你谈谈正事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