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咳……”

眼看着要咳的背过气去,南颂走上前去,抬手在她后背重重一拍,噎在喉咙里的馒头一下子吐了出来,与此同时,南雅也觉得自己的后脊梁骨都快要被南颂拍断了!

也不知道是咳的还是疼的,眼泪“刷”地飚了出来。

但下一刻,南雅就闻到了一股浓厚的香味,像小狗一样吸了吸鼻子。

偏过头去,就见女佣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盛着各种各样的食物,刚出炉的烧麦,还有包子……

她活像一只饿死鬼投胎,猛地朝食物扑了过去,女佣却将托盘递给了南颂。

南颂接过托盘,气定神闲地放在茶几上,坐在沙发上睨着跪坐在地上的南雅,“这回知道挨饿的滋味了?”

南雅含泪点了点头,她太知道了!

南颂又问:“知道错了?”

南雅恨得咬牙,但她实在饿得没有力气再跟南颂对抗,忍着屈辱,又点了点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茶几上的食物。

南颂这才抬了抬下巴,大赦天下一般,“吃吧。”

南雅立马扑过去,抓起烧麦就往嘴里送,吃的那叫一个香。

南颂看着,轻轻一哂:小样儿,我还治不了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