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十几件拍品总额加起来不到五百万,结果南颂一出手就是七百万!

这是什么豪掷千金的女土豪?

不懂行的人探头探脑地往前面看去,但由于他们坐的位置较远,只能在微暗的灯光下隐隐约约看到一个美丽的背影。

连背影都透着有钱的样子呢。

“这吊坠,什么哥伦比亚,什么祖母绿宝石,值这么多钱?”

人群中叽叽喳喳的议论声迅速蔓延开来。

懂行的则是盯着台上那碧绿又闪耀的宝石项链拔不出眼睛,默默算了算自己账户上的钱,真想要,可惜财力不支持啊!

喻晋文眸光闪了闪,看向坐在灯光暗处的南颂,认出上面的那条项链,正是她来的时候戴着的那条。

傅彧想到什么便说什么,“咦,这不是南颂来的时候戴着的项链吗,就这么着摘下来了?她倒是挺舍得。”

这种时尚杂志举办的拍卖会都比较小型,也没什么好东西,往常别说傅彧,喻晋文也是看不上的,从不出席,今天能来,主要是为了南颂。

因为傅彧在网上冲浪的时候看到上了热搜的《零时》晚宴邀请名单,粉丝们为自家爱豆被邀请进名单内疯狂喝彩,觉得自家哥哥太有出息了!

傅彧本来还在笑话粉丝,结果一看到南颂的名字也出现在上面,立马真香了,当即去搞邀请函,问喻晋文,“去不去?”

喻晋文睨他一眼,“南颂会去吗?”

“不一定。”傅彧实话实说,又道:“万一呢。”

喻晋文:“去。”

既预约不上,又查不到她的行程,除了去撞那万分之一的可能,他能有什么办法?

喻晋文人生从来没有如此卑微的时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