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颂眉心微敛。

据她了解,彭管家的年纪还远远没到告老还乡的时候,而且喻家对待佣人福利一向丰厚,年事已高的佣人,尤其是管家这个级别的,晚年都会被安排得妥妥当当。

告老还乡,听起来不错,然而就像犯了错被开除的员工公司为其保留了最后一丝颜面一样,让其“自请离职”,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

彭管家是个老实人,但骨子里有很多小算计,尤其是跟卓家的关系亲密,当初卓萱之所以能够那么顺理成章地住进喻公馆,彭管家在里面,可谓是“功不可没”。

可喻晋文又怎么舍得,将半个媒人一般的彭管家辞退,难道是真的对卓萱没有半分留恋了?

南颂心中有些嗤笑,也懒得去理会。

这些事情,如今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

解决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就要来处理一下正事了。

苏睿眸光寒冷地盯着苏音,沉声问她,“你要想跟我走,还是让我在这里教训你?”

苏音:“……”

这就好比问她,你是想现在就被我打死,还是回家后再被我打死?一个意思。

反正回家后是肯定吃不了兜着走的,在喻公馆,好歹还是发财哥哥能够保护她,大不了还能一起死,也算是另类殉情了……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这样想着,苏音梗着脖子道:“我不跟你走,就在这里吧。”

然而这句话,成功地将苏睿强自压下去的怒火又拱了起来,他满目阴寒地瞪着女儿,颇有一种“好吧,你想死老子就成全你”的危险气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