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晋文在椅子上坐下,目光一直落在南颂的额头上。

她的额头上还包着纱布,纱布是季云亲手包的,还给她剪成了小兔子的形状,贴在脑门上显得十分可爱。

如果后面不是伤,就好了。

忽略掉他眼神里流露出来的关切,南颂语气平静地问他,“你一直在调查乔冷?”

他能够第一时间赶到,肯定不是偶然,问过骆优才知,这段时间喻晋文一直在查乔冷的资料和下落。

为此,他不仅请以前的老战友帮忙,还不惜花大价钱雇佣了一帮特种兵。

那天车祸后,她就一直处在昏迷状态,并不知道现场发生了什么。

醒来之后,听说乔冷被抓住了,才松了一口气。

她还以为是自己安排在那里的人将人抓住的,白鹿予告诉她,他们赶到的时候,现场一片混乱。

南颂虽然提前安排了人,但乔冷那边的人也不少,双方打斗了起来。

警方当时离的还远,是喻晋文带去的人控制住了局面,后来傅彧也带着人过去,一齐制住了乔冷的人。

乔冷派去的人几乎被全员狙击逮捕,喻晋文和傅彧那边的人也伤了不少。

傅彧也是喻晋文通知到的。

所以这次能够抓到乔冷,喻晋文要居头功。

喻晋文淡淡“嗯”了一声。

南颂道:“乔冷的事,到此为止吧,你不要再查下去了,免得牵连到你。”

她的声音,很平,很静,依旧透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礼貌和漠然。

仿佛这次被他救下,于她而言心理上并没有太大的波动。

对他的态度,也没有多少改观。

喻晋文微微抬眸,连夜来的疲惫,让他的声音透着哑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