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颂静静地看着喻晋文,盯着他的寸头,看着他清冷刚毅的面容,顿时觉得,狗男人不跟她谈感情的时候,显得顺眼多了。

他的猜测,自然都是对的,但南颂却并不想跟他解释。

她只道:“乔冷现在的确不能死,至于为什么不能,我并不想告诉你,所以我希望你能够远离,别再管我的闲事。”

喻晋文眉心微凝,“你的事对我来说,从来不是闲事。”

南颂凉薄一笑,“那是因为你并不知道,我背负的是怎样的麻烦。”

如果知道,他一定会避之唯恐不及,躲得远远的。

感情很脆弱的。

南颂看过无数对情侣的案例,爱的时候千好万好,一口一个“矢志不渝”、“天长地久”,然而患难见真情,遇到麻烦的时候,人首先想到的是自己该如何自保,会对感情再三衡量,恨不得放上称,称一称对方到底值多少钱,值不值得你去认真对待。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

感情是最不值钱的东西,爱了半天,最后你会发现,还是钱最香、命最重要。

“我确实想知道。”

像是没有看到她嘴角的嘲讽,喻晋文面容严正,语气平缓。

“对于你的一切,我都想知道,而且很好奇,我希望你能亲口告诉我,但你如果不愿意讲,我也不会追问。”

他一向自负聪明、强大,可到了南颂这里,一切的聪明、强大,都不够用的,她让他看到了自己的渺小,和无能。

他确实笨,但他会用自己的方式和方法去守护她,哪怕用尽自己的一切。

南颂只觉得心头一梗,喉咙也梗住。

“喻晋文,我们已经离婚了,我并不是你的责任。”

他却说,“你就是我的责任。”

他又道:“我单方面,只为你负责就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