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灯光和雨丝交织而成的光晕下,能够看到,进入前广场的那辆车子,通过逼仄的丛林路径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端正修长又严肃的车身上满是泥点,但一点儿也不妨碍它辐射出的豪奢特权。

“我靠,不是本地车牌。”

有学生这么嘀咕。

那种“随随便便”就可以带着自己的爱车环游全球的时代已经永远过去了,如今还敢这么玩儿的,真的是要对自己的财力、安保和社会权限有着高度自信才行。

“不是夏城是哪里?”

“好像是……湖城?”

在微微的议论声里,豪车稳稳停在了齿轮门厅之前。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很多人才发现原来车后还跟着几位跑步前进的黑西装,都是没有携带任何雨具,身上倒也并不算狼狈——那身板正的黑西装是防雨的吗?

哦,准确的说,雨具还是有的,就在其中一位快步上前打开车门的黑西装手上。

传统又经典的黑伞无声打开,和车门、黑西装本人一起,挡住了雨幕还有人们视线投射的大半角度。

在钟曼这个角度,往底下看,却能够看到一只半裹着宝蓝色细高跟的素足,迈出车门,毫不犹豫地踩在已经有了一定规模积水的地面上。

水花溅起,如果不考虑后续的问题,确实是绝美的画面。

钟曼也抓拍到了这个瞬间,而且还看到了鞋子侧方独特的珍珠造型。

她立刻就知道,这是一个可以单换她外设的奢侈物件——应该是在走红毯的时候才由人来评头论足的配置啊!

这可好,一趟出来,差不多就要废掉了。

心里感叹着,钟曼却是训练有素地变化位置、移转镜头,尽可能绕开雨伞和车门的隔挡,争取去抓拍这位非富即贵女性的芳容。

也在这个时候,她发现,受慑于这位女士的排场,门厅里绝大多数人都往后退,不愿沾染上麻烦。唯有刚刚和田启说笑聊天的那个成熟瘦高男士,笑着迎了上去。

很显然,他就是专门在这里迎接的。

钟曼还在琢磨,怎么才能找到两人交流的镜头,眼前忽然一片黑暗。

这回轮到她身边的人往后退,而在正前方,一位身形壮硕的黑西装,就站在她面前,像电影电视里所表现的那样,墨镜遮挡的肌肉横生的面孔上露出一口白牙:

“谢绝拍照,谢谢。”

“对不起,没问题,我删掉!”

钟曼立刻就知道应该怎么做,发出了一个小三连,而且还不怕耗电,专门投影到工作区,向黑西装展示完全没有其他作品的当日照片墙。

黑西装毫不客气的自己伸手操作,快速扫了一遍照片墙不说,连前几日的也不放过,又业务娴熟地扫了几处存储地点。

这就相当过分了……

但很显然对方有着非常娴熟的应对狗仔的经验。

这是湖城的哪位大明星吗?

对于自己隐私被冒犯,钟曼倒是不怎么在意,她有这个觉悟:人在江湖飘,早晚要挨刀。这就是一报还一报的事儿

倒是那位“疑似明星”的身份,刺激了她的专业胜负欲,脑子里那个几乎装着所有顶流明星的资料库,立刻开始了检索。

“曼姐,没事儿吧!”

大概是这里的情况引起了过多的关注,门厅那边的田启也发现

了钟曼的存在,快步走了过来。

黑西装霸道之余倒是很机敏,回头朝着车辆的方向瞥了一眼,或许是与同伴交流信息,然后就收手,还向钟曼说了声“抱歉,谢谢合作”。

钟曼脑子里很清晰,很显然这是看在接车的那位成熟瘦高男士的面子上,自己和田启都是受益者。

这个时候,那位排场极大的女士,已经走进了齿轮内部,只留下周围一堆窃窃私语的人群。

面对田启紧张又松了一口气的表情,钟曼带着那么一点点的罪恶感,对这位还没有毕业的学生露出笑容:

“果然还是你比较和善一点儿……为表谢意我请你喝咖啡。”

田启当然没有拒绝的道理,两个人一起走进了齿轮,朝地下二层的生活角而去。

等他们进来的,就是齿轮内厅也看不到那位排场女士了,不过,钟曼还看到,在门厅某部电梯外面,负手肃立的两个黑西装。

“那是通向罗南实验室的专属电梯,七分钟视频里面你应该看到过的。”

就算是嘴巴比较大的田启,在这种时候也是浅尝辄止,钟曼也绝没有追问的念头。

她甚至觉得,仅凭刚才那份经历,今天到北岸齿轮来已经是值回票价了。这种时候,她就分外能够理解,仍然在半位面活跃的“秘仪式”,那种鼻孔朝天,时时刻刻都在表示“你们见识太浅”的心态,究竟是从何而来。

这样其实很好,至少她们这些粉丝,不需要为了一些不上不下的状况,过分担心,过度操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